請看這張 負責任金融行為的“十誡”清單——讀《金融消費者如何購買

admin 2019-12-02 03:23

  《金融消費者如何購買》人類金融消費行為的特點與弱點(荷)W. 弗萊德·范·拉伊 著吳明子 譯華夏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金融消費者如何購買》是一部關于消費者金融行為的結構性調查研究之作。經歷了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后,認知消費者金融行為對管理和研究而言愈發重要,因為金融產品對大多數人而言是很復雜的。荷蘭蒂爾堡大學經濟心理學名譽教授、著名經濟心理學家W.弗萊德·范·拉伊以大量豐富有趣的案例,討論了金融行為的決定因素和條件,如個體差異和個性、對得失的理解、自信、信任、風險偏好、時間偏好、決策制定和自我調控,這些決定因素和條件與不同類型的金融行為相互關聯,剖析了消費者在金融市場中的各種行為及其容易出現的錯誤,以及如何避免出現非理性的行為。

  在經濟學理論中,“經濟人”常被用作經濟學中人的模型,“經濟人”能理性決策,擁有固定偏好,利己并追求效用最大化。提出“有限理性”理論的美國經濟學家西蒙說過:“經濟人具有一個完整一致的偏好系統,使得他總能做出選擇。他總是對這些選擇一清二楚,可以進行無限復雜的測算,從而做出最優選擇。”然而,現實中的人的決策情形是非常復雜的。20世紀末,出現了與“理性人”假設相反的觀點。在行為經濟學和行為金融學領域,聚焦經濟和金融行為的新的描述性模型越來越多。如新古典經濟模型就得出這樣的結論,人類思考并不是純理性和零誤差效用最大化的,其中充斥著理性的偏見:偏見和啟發式。認知偏見是一種存在于思考中的系統性(非隨機性)錯誤,這種錯誤偏離了形式邏輯和被認同的規范。啟發式是一種認知捷徑或經驗法則,表現為快速而簡單的決策,或困難問題簡易化處理。啟發式的一個例子,就是利用價格和品牌作為產品質量的判斷標準。

  行為經濟學和行為金融學的關注點集中在行為的變化上,而非精神的概念,如知覺、動機、態度的變化和目的。羅伯特·希勒和理查德·塞勒在2013年和2017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標志著行為金融學的研究進入主流。拉伊認為,運用行為金融學的思想去分析和教育消費者,有助于消費者減少錯誤行為的發生,提高金融系統的效率與穩定性。運用行為金融學的思想方法,更能促使金融機構、理財顧問以消費者為導向,重拾信任,為消費者提供合適的產品和服務。

  據拉伊的調查,負責任的金融行為的人出現財務問題的可能性較小,并且不太可能有健康問題,例如焦慮和抑郁。《金融消費者如何購買》列舉出了負責任金融行為的“十誡”清單。第一條就是量入為出:不花費比你現在擁有或預期未來能擁有的更多的錢。這可以通過年度基準來完成,就像公司的預算一樣。在弗里德曼永久收入模型中,消費支出是基于3至5年的平均收入。在莫迪利亞尼的生命周期模型中,消費支出是基于估算的一生的財富。

  想不到吧?量入為出,這不是人人都曉得的道理,山野村夫也懂得的道理,怎么經濟學家的見識也如此平淡無奇?別急,且細看拉伊怎么分析。

  美國硅谷創投人約翰·奇澤姆在《創業:放飛你的夢想》中鄭重其事地提出要量入為出。奇澤姆引述《老子》中的一句話——“儉故能廣”,用以談論節儉問題。奇澤姆說,節儉,給人的印象可能是乏味的精打細算,但恰恰與此相反。儉樸,是將那些不重要的需求砍掉,然后將重心放到那些最重要的事情上。世界上大多數成功的企業家、高管和投資人都傾向于選擇一種儉樸的生活,量入為出。

  再看拉伊列舉出的其他負責任金融行為清單:避免沖動性決定和購買,審慎地決策,根據相關的特征,貨比三家。例如,或房貸的每月還款的金額、固定或可調節利率,以及懲罰條款;金融產品和服務的選擇,應該基于金融產品與當前及未來的經濟和家庭狀況的匹配和適應;為日常開銷保有足夠的可自由支配收入;只承擔投資和信貸中可控和可計算的風險,不是將所有的財產用于投資,而是僅將財產中的一部分投資于風險資產,長期獲得更高的回報;設法為無法預料的支出保有儲蓄獲得緩沖;考慮未來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如收入下降、不可預料的支出、不動產價值下跌,以及新的財政規則等等。

  這些清單歸結起來,還是量入為出。也許,有人會說做生意就是賭,有好多人就是賭贏了。可是,賭不贏,又如之奈何?那些沒有賭贏的人為此家破人亡的故事,難道還少嗎?

  說到量入為出,我國古代有太多故事和格言,“君子以儉德辟難”,“克勤于邦,克儉于家”,“用度有準,豐儉得中”等等,不勝枚舉。只是,這些年來,在鼓勵消費的熱潮下,在不少人心目中似乎顯得過時了。拉伊的負責任金融行為清單,不正是在提醒我們去重溫、去深思古代先賢的智慧嗎?

  隨著收入的增長和消費觀念的變化,消費金融市場發展進入快車道。有人將當代社會描述為一種“負債文明”。如今,信用的可得性、使用和管理已經成為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消費者的“常態”。問題在于,在穩定的收入及豐富的產品和服務的前提下,信用才能在社會中發揮其作用,才有意義。而依據美國經濟學家杜森貝利創立的相對收入模型,消費攀比心理是強烈的。如果鄰里鄉親誰買了某種型號的車或者在聚會上揮霍了一把,人們也許會覺得自己也可以做同樣的事情。與收入較高且生活在同等社會環境的人相比,收入較低的人的消費占其收入的比例更高。還有學者研究發現,自我感覺經濟上困難的消費者,常常試圖獲取稀缺商品或他人無法企及的昂貴品牌。通過這樣的行為,他們覺得自己不會比經濟條件更好的人差到哪里去。他們也向他人炫耀自己是可以為昂貴的品牌買單的。托尼·朱特在《沉疴遍地》中說:“我們從身邊就能發現,個人財富達到了20世紀初期以來前所未有的程度。非必需品的炫耀性消費——住房、珠寶、汽車、服飾、技術玩具——在上一代人中大大增加了。”

  統計數字表明,在美國,一位大學畢業生的學生是29000美元,平均一張信用卡的債務是2327美元。在新西蘭,所有的學生總額高達70億美元,并且有評估稱,其中10%的借款者要到65歲才有能力償還他們的。學生通常會被接受,原因在于這是一項對未來掙錢能力的投資。學生很有可能在畢業后獲得高薪,但即便如此,也很難及時還款。不僅學生使用,普通的消費者也想“與他人攀比”,購買他們“所需”的耐用品,以便適應其社交圈。對特定產品的個人和社會需求,如房子、汽車和智能手機,似乎購買行為是更重要的驅動器,而不是支付能力和對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考量。

  所以,拉伊認為,對信用卡消費也要慎重。對消費,需要自我控制以規避沖動購物,將其控制在預算限制和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范圍之內。對理財,必須了解金融產品的相關信息,反復權衡。

  投資風險是無法規避的,只能盡可能地分散。拉伊也建議分散風險。風險分散是減少投資風險的方法。投資者不應該把所有的資源都分配在同一種類型的股票上,而應該使投資組合多樣化,投資于許多不同產業或國家的不同股票。這樣,一種類型股票的損失可以由另一種類型股票的收益彌補。同樣,各種各樣的默認選項也被幼稚的投資者亦步亦趨地遵守著。分散是減少風險的好方法,但是投資者應該首先想好:你能承擔多大的風險,進而將這些資金分配到各種各樣的選擇中。在分配的時候,不應選擇投資回報有共變,即同時增加或減少的股票。如果不想承擔風險,那就應該將錢更多地分配到債券上。風險分散應該是基于投資者自身情況和目標的戰略。投資風險越大,收益可能也會越大,如何選擇,就看各自的實際情況和投資目標了。

  那么,人們到底該如何控制并管束自己不沖動,不過度消費,避免問題性債務,給自己的財產和風險投保,不會成為金融的受害者呢?意志力不足或是掌控不了自己的沖動時,怎么辦?本書提出的辦法是,預先承諾和暫時性自由限制可以幫助人們處于正確的軌道上,而責任心、自我調節、自我控制、自我管理、預先承諾和未來時間偏好,是掌控財務狀況的重要因素。人們需要掌控自己的財務狀況,以便正確決策,采取有效措施,并堅持為提高或維持自己的財務狀況而努力。擁有可實現的財務目標和生活目標,以及相應的理財規劃,并按照計劃持續作為,是掌控個人財務狀況的一種方法,也是一種負責任的經濟行為。


最新評論
report
關于首頁

Power by DedeCms


中國新聞網-北京新聞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38465849
返回頂部
天马彩票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