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呼吁書寫“米”字的老人火了!

admin 2019-12-05 11:05

  12月1日,跨越河南、安徽、湖北三省的鄭渝高鐵鄭襄段、鄭阜高鐵、京港高鐵商合段正式開通運營,我國八縱八橫高鐵網進一步加密。

  鄭渝高鐵位于豫、鄂、渝三省市境內,由鄭州至萬州段和重慶至萬州段兩部分組成,是中國鐵路網中長期規劃的重要客運專線。此次開通的鄭州到襄陽段全長389公里,設計時速350公里。新線的開通運營,讓河南米字形高鐵網在原有基礎上新增了“一撇”,南陽、平頂山等地結束了不通高鐵的歷史。

  12月1日上午,鄭渝高鐵通車當天,“米字型”鐵路樞紐提案人、一直為鄭渝高鐵建設鼓與呼的河南省政協原袁祖亮乘坐鄭渝高鐵回到家鄉南陽,體驗鄭渝高鐵的舒適與快捷,與大家分享幸福與喜悅。

  袁祖亮是河南省會原副主任、河南省政協原,第八、第九、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和第十一屆全國政協。早在2011年全國期間,時任全國政協委員、鄭州大學歷史研究所所長的袁祖亮就提交了建設“米字型”鐵路樞紐的建議,被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確定為重點提案,轉交給國家發改委、原國家鐵道部辦理。該建議被確定為國家重點交通類項目,列入“十三五規劃予以強力實施。經過七年多的建設,鄭渝高鐵正式投入運營,在終結了豫西南不通高鐵歷史的同時,鄭州鐵路完成一撇布局、米字型組網成功,奠定了鄭州在全國鐵路版圖中的重要地位。

  記者看到,75歲高齡的袁祖亮精神矍鑠,神采奕奕,滿臉微笑,今天的他以一位普通的乘客身份,體驗乘高鐵回家。他自己購票、安檢、排隊、乘車……

  可今天的袁祖亮又是一位特殊的乘客。當他走上站臺的一剎那,早早從南陽趕來的河南省范蠡文化研究院的工作人員便立馬打開了一個紅色大橫幅:“鄭渝高鐵通,不忘提案人——歡迎袁祖亮先生乘高鐵回家!”

  “鄭渝高鐵今天通車了,‘米字型’樞紐也最終夢想成真,坐著自己提案修建的高鐵回到家鄉南陽,我很激動,也很自豪,多年的夙望終于實現了!”袁祖亮告訴記者,今天是自己人生第一次坐高鐵。過去出行主要是坐普通火車和飛機,也坐過動車,但坐高鐵還是第一次。當然,也是第一次坐高鐵回南陽。

  他一會兒笑呵呵的看看車內的設施,一會兒又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高樓大廈和綠油油的麥苗,時而愉悅、時而沉思。

  “高鐵設計很合理,坐著很舒適,速度很快。過去從鄭州回南陽老家汽車要三四個小時,火車也要七八個小時,現在好了,一個小時多一點就到了!”

  記者說,鄭渝高鐵開通的第一天,南陽市人就有6000多人乘高鐵出行,而經停南陽的高鐵達到35趟之多。袁祖亮聽了特別高興,連聲說:“太好了,太好了!”

  作為一位全國政協委員,參政議政的事情非常廣泛,尤其是作為對歷史研究有專長的委員,為什么會想到關注河南乃至全國的鐵路建設,又是如何想到提出“米”字形鐵路樞紐提案?

  袁祖亮說,鄭州可以說是“用火車拉出來的城市”,拉出了超萬億GDP,拉出了超千萬人口的中心城市,它對全國的貢獻是了不起的。但隨著中原經濟區的不斷發展,鄭州原有的運輸能力已達到飽和狀態,可以說是超負荷運行。

  “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加密鄭州的路網布局,提升鄭州的運輸能力。這不僅是鄭州發展的需求,也是全國經濟發展的需求。基于這些問題,我提出了這個提案。” 袁祖亮說。

  當時主要考慮到鄭州的地理位置。鄭州地處中原經濟區,它要形成自身的輻射能力,在交通方面不僅要連接起省內各大城市,還要連接起京津冀、長三角、大關東、重慶等全國大經濟區。因此,如果修成“米字型”鐵路,與省內城市和全國各大經濟區形成一小時經濟圈,鄭州就可以實現這個目標,從而更好發揮區位優勢。

  袁祖亮說,當時提案的名字還不是“米字型”,而是《關于進一步加快鄭州鐵路樞紐建設的建議》,而真正讓“米字型”火起來的是媒體在全國期間,采訪袁祖亮的一篇報道——《袁祖亮委員:鐵路客運專線建個“米”字形如何?》。報道一經推出,“米字型”一下子叫開了,對“米字型”鐵路樞紐建設起了很好的宣傳推動作用。

  “我還要特別感謝全國政協!”提及當時的提案過程,袁祖亮說,“全國政協經過審查后,把這個提案定為重點提案。重點提案受到承辦單位高度重視,基本上完全按照我的提案內容進行承辦。可以說,“米字型高鐵路網的成型,是我國制度優勢的充分體現,是全國一盤棋功能的充分發揮,當然,從參政議政的角度講,也是社會主義所結的碩果。”談及此,袁祖亮滿是自豪感。

  記者看到,鐵道部在2011年10月13日對袁祖亮委員提案的答復中說:“您提出鄭州—重慶(萬州)鐵路已列入鐵路“十二五”規劃。鄭州—濟南、鄭州—太原鐵路,為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外項目,隨著京滬、京廣、隴海、石太客運專線的建成投產,鄭州至濟南、太原等地區將形成大能力快捷通道,較好滿足區域間客貨運輸需要。”

  袁祖亮說,鐵道部的重視和答復如此之快,充分說明了我們的政府部門對政協委員參政議政的高度重視。得到了這個答復之后,鐵道部還征求意見問我對辦理態度是否滿意,辦理結果是否滿意,我當即答復說:“很滿意!”

  米字形高鐵終于建成了!袁祖亮說,這不僅對南陽和周口、平頂山這些沒有通高鐵的地市的大發展大繁榮大提速產生重大影響,同時,也將鄭州從“四通升級到八達’,讓更多城市帶來重要發展機遇。“更讓我自豪的是,米字型高鐵還將使中原經濟區和周邊的珠三角、長三角、成渝經濟區有機銜接,對全國經濟的快速融合產生更大影響,真的是可喜可賀!” 袁祖亮連連贊嘆。

  一百多年前,有一個叫張之洞的老人,在規劃蘆漢鐵路時有一個神來之筆,那就是把蘆漢鐵路穿越黃河之點放在了當時還很貧瘠落后小縣——鄭縣,同時又勾畫和設計出了由此點向兩側延伸的蘆漢鐵路的支線——洛汴鐵路。如今,昔日的鄭縣,也由一個貧瘠的小縣,成長為河南省省會以及我國華中地區重要的城市。同時,自中國最長最大的兩條鐵路——隴海線和京廣線交匯的一瞬間,鄭州便奠定了其通南達北、承東啟西的全國交通樞紐的地位。100多年以來,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后60多年的發展,這個鐵路樞紐已經由過去京廣、隴海兩大鐵路的一個交匯點,發展成為由京廣、焦柳、京九等多條經線,隴海、侯月、寧西多條緯線相互交織的路網型鐵路樞紐,是名副其實的中國鐵路的心臟。

  在充分肯定鄭州鐵路樞紐所擔當重要作用的同時,也應該注意到目前這個鐵路樞紐的運輸能力已經接近飽和狀態。據了解,樞紐的各條主要干線分鐘就有一趟列車通過,每列貨物列車載重均在6000噸以上,平均運輸生產率在105%以上,京廣、隴海兩大干線%,列車時速、列車載重、列車運行的密度均已達到飽和,從現今鐵路運輸科技發展的角度來衡量,其運輸能力的發揮已達高峰值。進一步加大對鄭州鐵路樞紐的投入,加快提升這個樞紐的運輸能力,不僅是從這個樞紐所處戰略地位來考慮,同時也是確保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客觀現實要求。

  鄭州鐵路樞紐為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而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對鄭州鐵路樞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我們建議應當規劃建設以鄭州為中心的“米”字型客運專線樞紐,充分釋放既有鐵路干線的運輸能力,為經濟發展提供更加強大的運輸能力支持。

  具體想法是:在現已投入運營的鄭州——西安和即將建成投入使用的武漢——石家莊兩條高速鐵路客運專線的基礎上,提請國家有關部門規劃建設:鄭州——重慶、鄭州——徐州(可延伸至連云港)、鄭州——太原(可延伸至呼和浩特)、鄭州——合肥(可延伸至杭州)、鄭州——濟南(可延伸至青島),五大鐵路客運專線鐵路。形成以鄭州為核心的“米”字型客運專線網,進而充分釋放原有京廣、隴海等鐵路干線的運輸能力。

  1.真正實現客貨分離,使原有鐵路干線網的運輸能力得到充分釋放,充分滿足中原經濟區客貨運輸的需要。新建成的“米”字型客運專線運輸網,再加上原有的四縱五橫的鐵路運輸網,以及正在建設中的城市軌道交通,構成了體系完備的鐵路樞紐網絡結構,從鄭州到區域內的各主要城市都可以一小時到達,中原經濟區成為了環鄭州的一小時生活網,在經濟區的規劃范圍內,真正實現“物暢其流、人暢其通”。

  2.能夠實現中原經濟區與周邊的幾大經濟區的有機聯系。經濟的發展除了內在的因素,同時與外部經濟體的聯系也至為重要。按照規劃,未來的中原經濟區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一極,它東承長三角。西聯大關中,北依京津冀,南臨長江中下游經濟帶。

  按照設想,新的鄭州樞紐,與周邊各主要經濟區核心城市的聯系更加便捷,鄭州到西安、濟南、武漢、太原、合肥、石家莊等區域經濟中心城市,兩個小時之內即可到達。三個小時之內即可抵達北京、上海、重慶、杭州、青島、長沙、蘭州、銀川、呼和浩特等城市,這樣中原經濟區與周邊各大經濟體的聯系就會更為方便、經濟聯系更加緊密。同時,也大大縮短了與珠三角、海西等經濟區的距離。

  3.有利于中原經濟區更科學的產業布局。湖北襄陽、安徽亳州、阜陽、山東菏澤、河北邯鄲、山西長治、晉城、運城等地,有著極為豐富的資源,但是受制于沒有便利的鐵路交通,經濟發展遠遠落后于地區。“米”字型鐵路樞紐建成后,就可全面輻射經濟區的任何地區。沿“米”字型路網進行產業規劃,將更為科學、更為合理。

  4.新的鄭州鐵路樞紐的設想,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末”,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在“米”字型結構中,南北方向的豎線石武客運專線即將貫通,橫行鄭州到西安已經開通,鄭州到徐州、鄭州到重慶國家近期就可能正式立項。如果通過我們的努力,將鄭州—太原、鄭州—濟南、鄭州—合肥,這三條鐵路能夠在國家十二五期間正式投入建設,鄭州鐵路樞紐將更加具有活力,對促進我們戰略區域之間的發展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最新評論
report
關于首頁

Power by DedeCms


中國新聞網-北京新聞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38465849
返回頂部
天马彩票是不是骗局